登 陆     注 册     投 稿  

[丁蟹]6 丁蟹其人

首页 > 民生 > 政策 南京生活资讯网  2016-06-25 15:10:29  
[丁蟹]6 丁蟹其人
所属专栏:丁蟹 鸿运当头

精读大时代??(六)丁蟹其人

丁蟹那样扭曲的自说自话的世界观不会是从娘胎里便形成的,自他出世,便要面对方进新。方进新是有钱人家的少爷,他是奶妈的儿子,以贱婆婆那样的忠心侍主,丁蟹一定是自幼就被逼着认清自己的身份,方家是个宽厚之家,方进新是个正直之人,不把他当下人看待,可是在贱婆婆心里,阶层是不可擅越的,丁蟹总是在强调“我们是三十年的朋友,我们是兄弟”,其实何尝不是在心里不断地否认自己的身份低人一等。他事事争不过方进新,处处不如方进新,甚至连亲生母亲都更疼方进新,他的耿耿于怀和心理失衡早 非一日之寒。这也许是他的人生观开始变得不可理喻的起源,他要强过方进新,靠读书肯定是不行的,他只能靠拳头,说起来丁蟹也算是个练武的奇才,可惜这并不是武侠片,他不能靠拳头与方进新分庭抗礼,靠打黑拳养家糊口也不算什么威风,三十年的朋友,却生活在两个世界里。一个华屋大堂,一个一贫如洗,展博坐在爸爸的腿上要最新生产的玩具,丁家的孩子等着哥哥偷来东西充饥,丁蟹面对方进新,无法不自卑。

他要掩饰这种自卑,从现实中已经无可比较,只好从虚幻的精神层面上麻醉自己,于是他又为自己设定了一套“高风亮节”、“重情重义”的道德观,将贱婆婆从小灌输给他的那些朴素的做人道理发扬光大,体现在他生活的层层面面和一点一滴上,力求在道德情操上胜过方进新。方进新已然是个正人君子,想在正直上超过他并不容易,于是他一边将自己的“情义”推向一个世人不容的极致,比如面对前妻的堕落痛心到泪如雨下,一边下意识地给方进新加些莫须有的罪名来说服自己他没有那么正直,他已经变了质,比如他带着儿子去拜年没有及时给他开门,他使自己深信他的“顶天立地”和方进新的“虚伪奸诈”形成鲜明对比,才可以理直气壮地认为他终于有一样比方进新强,那就是他比方进新讲义气。

在整件事情里,方进新自然是无辜的,他只是作为一个参照物和一面镜子将丁蟹的渺小、平凡和一无是处比衬映照得那样清晰明显,丁蟹如果不甘于此,他所能做的只有从此再不看镜子里真实的影像,他自己在心里重新建了一面镜子,让里面映照出来的自己形象高大,正直无私,谎话说了一千遍也成了真理,何况他完全是出于自我保护的心理无意识地为自己构想出一个世界,他甚至并不清楚那世界是虚假的,于是也就沉沦其中,信以为真了。当然他的这一套假戏并不能欺瞒世人,甚至他的母亲他的前妻他的女朋友也没有被他骗过去,方进新更加认为他在无理取闹,可是他却将这套思想深深扎根于四个幼小的没有判断力的儿子心里,让他们从小便深信自己的父亲是条汉子。当他挺着胸膛教育儿子说:“不管方伯伯怎么对不起我,他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打他就是打我”的时候,他在幼小的儿子眼中一定是正气凛然,顶天立地,当然这是以牺牲方进新的形象为代价的,这结论后面根本不存在合理的逻辑,但是以他们小小年纪和判断能力是无法得知的。

想要还原丁蟹的本来面目是件很难的事情,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他早已经真假同体,何时是真心,何时是假意,连他自己也分不清楚,何论他人?在他自己编织的世界里他是强大的,正义的和无畏的化身,这种梦不做到死的一天他是绝不愿醒来的,以他这样的形象原本应该人人敬爱,可是却成了人人厌恶个个惊心,他并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玲姐说他:“你顶天立地你怕什么呢?”展博说他:“你大仁大义吗,你没有责怪他,还把他当成好朋

友。”在他听来,这虽然是讽刺,却不谛于真理,几乎每个深受其害的人都已经对他那套自我麻醉的手法十分清楚,可是谁也没有唤醒他的能力和心愿,甚至有时也会困惑于他表现出来的征状,于是玲姐只好“恍然大悟”:“你根本是个疯子。”

在整幕剧里,我经常会被丁蟹的自以为是和道貌岸然惹得又好气又好笑,甚至有那么一两刻觉得他甚至也有些可爱,当他说出“香港这个花花世界,的确容易使人变质”,“我这半生,就是被情义两个字累死”的时候,当真令人喷饭,他迈着螃蟹步骂骂咧咧走出监狱大门时是惹人发笑的,他对龙成邦和周济生不可思议的报仇手段里甚至还流淌着人性的光辉,最后站在岸边的华姐看着丁蟹兴高采烈地驾船远去,眼神中都露出一丝困惑,恐怕对丁蟹也开始重新评价,这时候的丁蟹并非一无是处,如果这时方展博忽然以报仇者的形象出现,将志得意满的丁蟹一刀捅死,反而会让人在惊讶之余生出些怜悯来,或者会叹息一句:“其实他也算不得坏人。”

作者: 万里白雪 2005-7-25 17:46 回复此发言

--------------------------------------------------------------------------------

2 精读大时代??(六)丁蟹其人

如果一定要说他不是个坏人也并非全无道理,他的那套理论虽然自说自话,却都披着合理的外衣,其实观众都相信他不是有意打死方进新,也相信他对玲姐的爱是真诚的,相信他并不想要了龙成邦和周济生的命,相信他对母亲是孝顺有加的,恐怕直到他可以把小敏的死归结为“香港填鸭式的教育制度”才终于让人忍无可忍了。倘若他的人格真有他自认的那样高尚,只是思维方式的不同,或者还能寄予一两分同情,可是他那套情义说只是华丽的外衣,内里却包藏着一颗懦夫的心。

一到生死关头,丁蟹的懦弱便全部暴露出来,为了保命,他也宁愿先脱掉那层“仁义”的外衣,但嘴上却死活不肯放弃他所谓的“原则”。在医院里被警方包围的时候,他嘴上说着“顶天立地”,说着“杀出一条血路”,甚至说到“殉情”,其实他的胆量不只不如丁孝蟹,甚至连玲姐都不如,玲姐为了复仇宁愿和他同归于。此阑畈桓姨こ雒趴谝徊,象捞到救命稻草一样握着丁孝蟹的手颤巍巍地问他:“你在香港是不是真的很有势力,是不是真的能保得住我”,这贪生怕死的可怜相落在玲姐眼里,当然只能冷笑。监狱里的丁蟹在痛骂丁孝蟹这个“流氓头”禽兽不如之后,只听了一句:“我们杀人放火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保住你”,立即便放弃了继续伪装,深受感动地握着儿子们的手说:“你们都长大了,也懂事了。”甚至最后跳楼的丁蟹也故作“视死如归”地将三个儿子抛落下楼,一个人到了这个地步,本应生无可恋,痛快一死才是解脱,丁孝蟹可以纵身一跳,他大喊着:“儿子,老爸来了!”却双腿打抖跳不下去,那一刻对人憎恨之余反觉可悲。原来他一直都拒绝看到他的虚伪,他能将自己唬骗得这样彻底,彻底得自己完全被蒙在鼓里,完全不了解自己,可能世间百年,唯此一人了。说到底,他是全天下最自私自利的人,因他一人之故害死了方家那么多人,他也当自己无罪,因他的固执贪婪使得亲生儿子走向绝路,他也全无愧悔之心,孝顺固然是他口 传身教给儿子们的,丁孝蟹

可以为了他死而无怨,但是我却怀疑,他是否能在生死关头这样对待他的儿子,如果有机会让他在自己和儿子的命里舍弃一个,丁孝蟹极有可能悲哀地发现,丁蟹要留下的,是他自己的命。

除了自私,他几乎集合了人类所有的弱点,包括贪生怕死,恃强凌弱,逃避责任,妄自尊大,单凭把自己想象成仁义无双并不能让他安心地生活下去,于是他又添了刚愎自用,把自己想象成天之骄子,“人善人欺天不欺”便成了他的保护伞。在老天爷的照应下,他安心地横行无忌,于是他可以在无视于台湾周济生的格杀令,无视于香港警方的通缉令,一厢情愿地认为他一定会安然无恙,因为老天爷不会对付仁义之人。尤其在那段“鸿运当头”的日子里,他从“全死光了,就我没死”中得到了充份的信心和鼓舞之后,这种刚愎自用便达到了顶峰。后期的丁蟹甚至已经不记得“仁义”这回事了,反被他的嚣张取代,仁义原本就是他让自己安心的工具,如今他已经有老天爷罩着,“过了今天,没人敢惹我们五个”,那么,他也已经视这件外衣为蔽履,直到他一无所有地关在牢房里,他才为了求一个心安理得重新树起了他的“仁义”之旗,只是那时候,不只别人不再相信,他自己的理直气壮里也已经添了心虚。

据说阎罗殿门口有一付对联,上书:“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意作恶,虽恶不罚。”如果依此标准,丁蟹所做的好事是为了让自己事事处处符合“情义”的标准,应该算做是“有心为善”,可是他作恶的时候却并不清楚自己是在作恶,反而认为自己有着充分的理由应该免罪,也该视为“无意作恶”,那么他到了阴曹地府,是否就该不赏不罚 了?可惜人间不是地府,他的报应早在下黄泉之前就已经到了眼前.

其实去指责丁蟹,不仅让他不能明白,甚至自己也会越说越糊涂,面对这样一个人,说死说活地要赖在自己铸造的壳里不出来,死活要说这壳就是他真实的外衣,你又不能剥落他的壳推他到镜子前面看,实在也是无可奈何。对于一辈子根本与“真实”绝缘的人,也不乏可怜之处,但纵观看来,对于丁蟹这个悲剧的始作俑者,让人实在难以感动。

责任编辑:[admin]

 

 

账号: 密码: 验证码:

排行榜

舆情

推荐资讯